Tag Archives: 百岳

Hiking

小溪營地

今年二度造訪小溪營地,有一半成員與上次相同,另一半則是許久不見的山友,不論新人抑或是舊識,如同黑人大哥所言,即使在風雨中,只要人對了,什麼都對了,這次雖然沒拍到美麗銀河以及壯麗山景,能夠跟來自各行各業的隊友們,把酒言歡一夜,再套句黑人大哥名言,有你們真好。

0.9K下的壯麗圓柏,花不少時間拍這棵。

 

 

Hiking

五訪南湖

來了那麼多次圈谷,卻是第一次在這裡看日落,尤其是站在台灣屋脊上

自從 2004 年首次百岳南湖大山以來,這是第五次到南湖圈谷,若再加上去年單攻中央尖山,這附近的山區,著實的進來六次了,還記得第一次來時,七一零林道如快速道路般順暢,這三年由於大自然造成地表劇烈變動,林道崩塌地多了幾處,林相更複雜,或許再過幾年,勝光登山口將成為正式入山點,如同當年思源登山口取代奇烈亭。這次下山經過審馬陣時,特地找了一下往奇烈亭叉路,也許因為年代久遠,路徑已不復明朗,此外,審馬陣紀念碑,每次定會前往探望,在我出生的民國六十七年,三位山友不幸在審馬陣草原凍死,後人因而搭蓋審馬陣山屋,以防憾事重演。 read more »

Hiking

能高越嶺道

吊橋是能高越嶺古道的特色之一

如果說人生是一場永不停止的戰爭,那麼我又多了一場勝仗,由於完美的天氣,搞笑的隊友,極佳的默契。從廬山屯原登山口的0 K指標開始,一直到花蓮銅門的奇萊登山口,這是一條不長的 26K,卻有東電西送的重要地位以及豐富歷史的過往,當我們汲汲於三千公尺以上百岳基點時,卻常常忽略這座山的故事,這條古道的歷史。人生終點,我們將成為腳下的每顆石頭,每粒沙,歸化為大自然一體,我們不只是踏著前人腳印,同時也撰寫著自己的故事。 read more »

Hiking

合歡瘋雪趣

很喜歡這種明亮的日式風格,在前往合歡主峰的路上

不是第一次玩雪,卻是第一次在台灣碰到這大自然的禮物,即使爬高山五年的時間,也沒有碰到如此好的雪況,出發前一天仔仔的臨時提議,不到24小時,我們已經在前往霧社的路上,抵達民宿,離開車子後撲鼻的冷空氣,讓我這不怕冷的人也趕緊多穿一件刷毛外套。

隔天一早醒來房內的溫度約十一度,在只有七度的民宿客廳,吃了滿足的早餐,告別了熱心老闆娘,我們即將前往雪白世界,在萬里無雲下開著車行走於台十四甲線,一座座的百岳紛紛出臉來,我也很自然的一一唱名,這種習慣,就像是對幾個月不見的老朋友打聲招呼,這些山形記憶,是每次喘息唯一的影像。

將車停在昆陽,整裝後一步步沿著整理過的台十四甲,往合歡主峰登山口前進,路上聽到不少人問著是否需要接駁,或是雪鍊需求,我們就像一般登山客,默默的經過,直到離開馬路,踏進雪白步道,這時才真正感受到雪的魔力,接下來的五個多小時,拼命搞笑,認真拍照,大約下午四點多回到昆陽,結束了這完美的一天。

Flickr 照片

我與奇萊北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