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king

霧‧嘉明湖

相隔八年再訪嘉明湖,結果竟是。

 

10015067_10152299437359288_1203555881_n

Hiking

山搜、消防、民粹

非常之久沒寫部落格。

大約一年前寫了兩篇關於登山搜救的遠景,由於工作,當然也向上反應我寫的想法,即使建議是如此的難達成,但是上級的回覆,一看就是百分之百官方回應,字裡行間我只看到推責,完全沒有任何主動,於此,我並不對現況進行搜救基層有任何想法,如果有,只有同情。相反地,對於上位者,卻有許多想法,但我不夠力,沒有背景,即使我是消防基層,長官依舊不理,消防工作那麼多年,早已預料到這種被動消極的反饋,地方抑或是中央,不論對於民眾的期望,或是基層的建議,一概拒絕。官方問題在於,你沒有任何動作,即使目標極難達成,不跨出第一步,絕對不會有第二步,終點線,永遠只是無限遠。

目前,所有山區意外發生,就預防來說,的確需要長時間,以及各方面教育。至於意外後的搜救,其實是可以立竿見影的,只要官方增加人力,我只希望放個一百人在山上就好,強化山區技能,再搭配民力運用,若不幸發生山難,搜救成功機率大增,家屬責難一定變少,只可惜,有權者只希望盡量不接到這塊業務。其中一點中央回覆給我的原因是,由於人口比例原則,無法配置適當人力於專責山難搜救。

以上回答其實是有因果關係。台灣消防現況是,浪費太多太多消防人力,在市區進行不必要的勤業務,其一是救貓抓蜂補蛇開門揀鑰匙及其他千奇百怪的為民服務類,其二是市區濫用救護資源依舊嚴重,其三是中央進行太多評比及考核,以上造成的浪費,已經遠遠超過一百名消防警力。一切規劃需求不盡然來自於中央,那中央為何如此配置資源,其實有很大的原因在於民粹,背後有許多因素,甚至跨越政治,讓本應屬於單純的消防,世界上卻有個國家,叫做台灣,把消防當成廉價資源使用,因為人民總認為,我最大。

總歸來說,似乎有某種結論,當人民智慧未達到應有等級時,這種披著自由民主的外皮,盡情取用他人應得的資源,其實是真正破壞平衡的人,已經造成對於他人影響,試想,當資源被不公平破壞時,我們是否應該建立”平均”的年代,一種經過權衡式的平均。

Photography

My life 2008

晚了五年才出版 ? 不是,這是重製版。

我們都曾經過重要時刻,也體會到生老病死,人生不就是一直重複這些事,一年之後,十年之後,即使經過了無數次輪迴,我們對於生命的千變萬化,仍是有著無窮盡的期待,如同這一條時間線有著無限的點,由於世俗煩雜,我們無法用大腦紀錄一切,所以我認為攝影是一項偉大發明,照片能夠將過去某一點永遠記錄,這種不可逆的過程,明白世上只有一樣東西是永遠,那就是時間,即使人類滅亡,時間仍是無拘束的向前走。  isaac.Dec.2008

read more »

Movie Views

關於生命‧電影雲圖後感

 

建議:先按以上音樂播放,再看以下文章

有沒有那麼一瞬間,眼前的畫面,與某人的對話,那麼似曾相識,有沒有聽過一段旋律,其實你從沒聽過,卻又如此熟悉。我不知道能用什麼科學理論解釋,或是什麼文字說明,如果無法解釋,是不是可以任性說明這些印象,其實在我們腦海裡已千萬年,只是我們不小心忘記,卻又意外的想起。

一部我非常喜歡的電影,Before Sunrise,Ethan 跟女主角在電車的那一段對話提到,如果地球一開始只有五千人居住,過了萬年之後,人口變成十億,如果每個人都擁有個體靈魂,以科學角度能量不滅來說,是互相違背的,難道十億人其實是五千人的片段靈魂 ? 或者說,每二十萬人在某部分來說,其實是一體的。有種情況各位可能也發生過,曾經跟一位陌生人聊過天,我覺得認識他很久了,當下會一直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以及言行,嘗試在記憶中找到屬於那位陌生人的位置,最後當然失敗,因為從小到大,根本沒見過他。至於熱戀中男女之間甜言蜜語,可能不在此限,亦可能是真的。

前幾天,看了電影雲圖,中心主旨大概就是東方人的輪迴概念,感情傷害你最深的人,或許上輩子是敵人;上輩子是情人,這輩子當了你的女兒;你最好的朋友,上輩子可能是家人。靈魂是一種能量,如同第一段當中提到,我們一直以不同的形式永遠存在這個空間,因為死亡,我們有了不同面貌,以另一種方式存在宇宙間。現在的所為,這股能量在死亡之後,仍會持續並影響未來。你做的每一件事,相對於億萬年時空來說,對錯根本沒有意義,那眾人追求的等級,夭折的速度可能讓你想都來不及想。

深夜寫這些沒什麼論點,其實今天工作很累,但是夜深人靜之時,站在馬路上,下過雨的街道帶來的涼爽,其實滿容易有感而發,突然寫下這些想法,這跟看一部好電影或者好小說一樣,會停不下來,會上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