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聲的世界

玉米第二次海的接觸

阿姨頭七結束沒多久,我向老媽提議是否回彰化探望一下外婆,每天以淚洗面,對於一位八十四歲的老人來說,不只是心理,更是生理極大負擔。就在過完我生日隔天,回到中和接了老媽,並多了一位表妹,玉米(她同學取的外號),由於阿姨離開後,她就跟老媽住在一起,阿姨臨終前交代,就是希望老媽照顧三個小孩之中的老么,也就是我的表妹,玉米。

打從玉米出生,我還在念國小時,即得知她患有先天性耳聾,此次見面,她已是二十年華,上車第一個動作,便是拿出一張紙,上面寫著她的本名及外號,而我,也寫上我的本名,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介紹自己。

彰化二林,再度造訪我最愛的米糕及蚵仔仁湯,並買一些鵝肉給外婆,隨後抵達芳苑海邊某村落,這是我的小時記憶,也是外婆住了一輩子的家,簡單跟外婆問好後,玉米寫了很多問題問外婆,我來讀,台語較輪轉的媽媽再講給外婆聽,這四方通話的經驗,很難得。隨後,她寫說是否可去海邊?於是乎,我便開車載她去芳苑溼地走走。

這天中午太陽很大,她寫到,這是她第二次到海邊,由於阿姨非常早離婚,獨自一人扶養三位小孩,因此,這三位小孩過了沒有童年的童年,對於從沒聽過海浪聲的玉米來說,能到海邊,看到濕地,聞到海味,已是她最好的生命體驗之一。又寫到,真的很高興,很多年沒有離開台北,對於彰化印象,這是第一次,我猜上一次玉米在彰化應該是剛出世時。傍晚回台北時,我從後視鏡瞄到,玉米總是睜大眼睛看著窗外景象,即使一片荒田沙地,她亦緊盯著一切,所有景色無法逃過她的眼,或許她才發現,這就是台北以外的世界。

半天的相處,玉米開朗個性,充分散發於字裡行間,躍然紙上的喜悅,讓身為正常人的我,瞬間覺得渺小,當我們對世俗充滿許多失望時,她卻充滿期望,這世界再怎樣黑暗,她覺得可以看見這個世界的顏色,心滿意也足。從小表妹身上,我不僅油然而生的感動,還學到更多無法寫出來的想法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