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

最近以及接下來兩個月


Suunto observer TT
自從搬回原單位上班後,每天事情雜到不行,放假也是瑣事一堆,不過回到林口後,晚上一個人在客廳放著愛樂電台,閱讀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,班雅明對於十九世紀中業,攝影術的發明之於藝術的影響,做了深深闡釋,看著1854年的照片,彷佛回到一百六十年前的法國,如此靜謐,對於化解白天繁雜俗事帶來的叨擾,足夠了。
某方面來說,我是感性的人,是對的,不過生活當中,我更注重數據的觀察,假若你跟我問路,我可能回答說前方路口往東再往南;你問我現在攝氏幾度,我的人體溫度計也基本上的八九不離十;你問我現在幾點幾分,通常答案誤差不大。前一陣子,一只意義非凡之於我的手錶壞了,沒有時間數據,做很多事,總覺不踏實,於是乎,做了一些功課,某天下午不小心帶回Suunto Observer TT,算是幾近全鈦材料,錶帶則是部份鈦,一樣是具有報時、高度、氣壓、溫度計、指北針五大功能,這只比其他登山錶多了準確度,誤差小的數據,讓我在山區有較好的環境掌握,事實上,經過測試,雖然這只電腦登山錶沒有GPS定位功能,但其他數據準確度不輸GPS,不便宜但值得。
由於工作關係,要參加亂集團的活動,難上難,看似一個普通星期六的登山活動,我可能必須在一個月前調好班,才有辦法參加。雖然已有一個多月沒爬百岳,不過自主訓練沒什麼斷過,上班時,晚上以跑樓梯為主,放假時,則是到離家近的觀音山訓練,有時再加碼單車訓練,如果當天有更多時間,則是自己獨行某山,簡單來說,每天必須要有超過三十分鐘以上的流汗、喘氣。
持續訓練除了維持既有體力,最主要還是即將到來十一二月,滿滿行程。這星期週末,兩天一夜的加羅湖、11/2 的北插天山、11/16~18 雪山主北東、11/24~25 關山、12/1~2 畢羊、12/14~16 閂山及鈴鳴山,以及秘密規劃中的跨年活動,雖然有些地方已經去過,但山上的自在,可是百遍不倦。
我對於享受生活的定義之一,即使工作操到爆,更是需要安排累到不行的戶外活動。

Travel Views

日本印象


日本行照片
2006年一月跑趟北海道,見識了北國大地的荒漠,雪白世界的驚喜,對於我這亞熱帶地區長大的人來說,降雪是很特別的經驗,忙著探索這新奇的情境之下,對日本的印象其實不深,除了下雪還是下雪。今年再度有機會去日本一趟,地點則是本州中部山區,大約是岐阜縣、長野縣以及富山縣,這裡大概就像是台灣的中央山脈地區,平均高度在1500以及2500公尺間,此外,也去了世界文化遺產的景點。沒有下雪,讓我有更多機會了解日本是個怎樣的國家。以下是讓我印象深刻的幾點:

read more »

Music

六年級懷舊系列#3‧Jon Bon Jovi


1990年,當我還是小學六年級時,表哥的一捲 bon jovi 錄音帶,啟蒙了我對於搖滾樂的連結,雖說小學四年級已經有聽西洋音樂的習慣,不過一直到了這 bon jovi 年代,我才開始認真研究,所謂西方主流音樂,直到現在,十七年過去,反而,叫我唱中文歌,只有一首張宇的用心良苦還勉強擠的出來。
1990年,Bon jovi 主唱 Jon bon jovi 自己出了一張電影Young Guns2 的OST,相信不少樂迷一定知道,就是在大西部拍攝的Blaze of glory,荒蕪大漠的土地上,一個人彈著吉他,唯我獨尊之勢,真是太帥了。Bon jovi 從八零年代紅到二十一世紀,是偉大的搖滾樂團之一,非常多的搖滾情歌其實大家都聽過,他們也的確開啟了我對音樂的敏銳,進而聽了眾多不同種類的音樂型態。上面的MV播放結束後,按下右下角的menu,會有Bon Jovi 一些有名MV,如 bed of roses、living on a preyer、it’s my life、i’ll be there for you、runaway、always、dead or alive 等等,粉絲可以好好回顧一下。
至於這部電影Young Guns2,多年之後,我才在DVD出租店找到,當年其中幾位年輕主角,現皆為好萊塢有名演員。
延伸閱讀
少壯屠龍陣

Life

城中歸隊

66370014
整修前的大寢室
我們單位在台灣最繁忙的十字路口之一,台北捷運網中心,台灣鐵路中心,高鐵也來湊熱鬧,國道客運中心以及四條迷宮般的地下街,附近除了新光、亞洲廣場大樓( 原大亞 )再加上超過三十棟的高層建築物,六年後,機場捷運雙子星大樓落成( 56F、76F ),城中區絕對是台灣摩天樓的聚落,更是都市地下化發展的極致。
城中消防隊樓高八層,年紀跟我一樣,即將踏入第三十年,五年前第一次外牆整修,今年三月則是第二次,但重點在於結構補強,大家可不希望地震發生時,消防隊最先倒吧!施工半年後,選在教師節遷回,格局稍有不同,對於同事們,有沒有比較好,私底下再談。
而遷回的過程不算輕鬆,工程早在八月中完成,接下來的一個月,如何將一個灰濛朦的工地變成可以住人的地方,可是我們這二十幾條漢子一天一天慢慢整理,同事們皆有不同專長,油漆、清潔打蠟、水電、搬運、空調、木工、通訊以及網路,不假他人之手,都是我們親自完成,不論如何,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,感覺總是自在,所有的辛苦,不只是值得,更是回憶。